浅谈《聊斋志异》中的花妖

   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为我们展现了一个独特的花妖世界,这些花妖以自然界中的花卉例如荷花、牡丹、菊花等为模型,富有人世间的真善美的性情,不仅具有花卉的特性,也具有完美的人类性情。 
  关键词花妖;温情;人性 
  中图分类号I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5-5312(213)2-14-1 
  蒲松龄的《聊斋志异》自成书以来,一直受到世人的追捧,作者用他那遒劲的笔力和驰骋的想象为我们构建了一个人狐鬼妖的世界。《聊斋志异》中的花妖原型很多,包括荷花、牡丹花、菊花、山茶花等,以它们为原型全书一共塑造了8个主的花妖形象,其中7名女性,1名男性。他们已经从最初令人惧怕的妖怪形象,变为被人类追逐、爱慕的对象。虽然花妖形象在中国的早期文学中也出现过,但是那些作品里的花妖形象还只是具备了简单的人类外形,却还没有形成完整的人格,与此不同《聊斋志异》中的花妖已经具有了明显的人类性情,成为了花性与人情的完美结合的形象。 
  一、花妖具有花卉的特性 
  仔细阅读《聊斋志异》中的花妖形象,我们会发现它们是花卉本身的特性与中国古代诗歌的丰富意蕴融合之后,形成的完美形象。比如“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荷花与“冰清玉洁”的三娘子。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品质就具有超凡脱俗的气质,卷五《荷花三娘子》中的三娘子以荷花为本体,展现出了一个美妙婉约、清新出尘的荷花花妖形象。荷花的品性加上其蕴含的文化意蕴使得整个故事处处都弥漫着浓厚的诗意,荷花三娘子的形象也因此变得更加丰满。 
  “艳冠群芳”的紫牡丹与“热情自尊”的葛巾。许多文人都以诗称赞过牡丹,刘禹锡的“惟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牡丹花是花中极品,艳冠群芳,花香袭人。她也是富贵的象征,所以葛巾出场时就“宫妆艳绝”,十分符合牡丹的植物特性。 
  “傲视寒冬”的山茶与“性殊落落”的绛雪。苏轼的《邵伯梵行寺山茶》中写到了“红如火”的山茶花“山茶相对阿谁栽,细雨无人我独来。说似与君君不会,灿红如火雪中开”,《群芳谱》中也说山茶花“冬春开花,花大型,常大红色”。所以,绛雪是身着一身红衣出场的。崂山耐冬,不畏严寒,自然透露着一股傲气。《花镜》中也有云山茶“经冬不凋”“性喜阴燥,不宜大肥”。这都与作者笔下的绛雪“性殊落落”的性情相互吻合。 
  “品质高洁”的菊花与“恬淡素雅”的黄英。早在《离骚》的“朝饮木兰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中,菊花就被赋予了超凡脱俗的品质。东晋的陶渊明又进一步深化了这种品质,赋予它素雅、淡泊的风格,北宋周敦颐又将“花中隐士”的雅号赠给了它。蒲松龄用小说的形式将这诗意的菊幻化成了“谈言骚雅”的菊花花妖,卷十一《黄英》塑造了两个菊花花妖的形象——“陶三郎和黄英”。 
  蒲松龄塑造花妖形象时,从花卉本身的习性出发,以人写花,以花喻人,人花相映,使花卉特性与人物性情相互融合,将花之美与人之美完美结合,铸造了花妖全新的形象。 
  二、花妖具有完美的人性 
  鲁迅先生曾说《聊斋志异》中的“花妖鬼魅,多具人情,和蔼可亲,忘为异类”。蒲松龄笔下的花妖无一例外都是善良可爱的形象,花妖本身的妖气已经被浓厚的人情味所淡化。《聊斋志异》以前的花妖形象性格特点比较单一,人物形象不够丰满,也没有独立的行为目的。《聊斋志异》中的花妖形象性格鲜明,具有独立的思想与行为。他们已经具备了在人类社会生存的本领,并成为独立的存在个体。他们自尊自爱、个性鲜明,这是花妖形象发生的质的变化。 
  1、坚强、机智、自尊、独立。蒲松龄笔下的花妖都具有完整独立的人格,他们处在与人类平等的地位,甚至有了高于人类的生存技能。《荷花三娘子》中荷花妖三娘子是一个独立、自爱的花妖。男主人公宗湘若经狐女的指点在荷荡里寻到荷花三娘子,将其带回家。可是荷花三娘子并没有立即答应宗湘若的请求。她谎称自己是“妖狐”拒绝宗生。无奈宗生痴心一片,三娘子不得不答应了宗生,与之结为夫妻。六七年之后,三娘子认为已经报答了宗生对自己的一片痴情,于是她果断地选择了离开。长期的人间生活并没有让荷花三娘子忘记自己追求仙道的理想,三娘子最后的离开,使她独立、自爱的性格特点更加鲜明地展现出来。 
  2、温柔善良,善于持家理财。蒲松龄笔下的花妖不仅具有完全独立的个性特点,而且都温柔善良,善于持家理财。《黄英》中菊花妖黄英与马子才结婚后,使马子才的生活“享用过于世家”,并且文中明确地到了黄英致富的方法。黄英凭借这种高超的艺菊手法,给家庭带来巨大的财富。除此之外,她还善于管理家务、精于理财。她与马子才结婚后,仍然“日过课其仆”。马子才的生活逐渐丰盈与黄英善于理财、勤于治家有很大的关系。 
  参考文献 
  1蒲松龄.聊斋志异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 
  2蒲松龄.蒲松龄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3蒲松龄.农桑经校注M.北京农业出版社,1982. 
  4鲁迅.中国小说史略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6. 
  5聊斋志异鉴赏集.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